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管理规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学坛新论

一条真正不能输掉的“起跑线”

周汉民  2019年09月03日09:17  来源:解放日报

当下有三个词很红:人工智能、数字经济、软件产业。人工智能蓬勃发展,前程无可限量;数字经济方兴未艾,而且春潮涌动;还有人说,软件的设计和制造,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启迪未来甚至定义未来。这里谈两个观感: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意味着什么?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如何用好人工智能?

  2018年的官方统计表明,中国的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4万亿元,占中国经济总量的比重为34.6%;全国数字经济从业人员有1.9亿人,占到就业总人数的24.6%。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中国正在培养一大批未来的建设者和发明家。以软件工程师为例,全球约三成软件工程师在中国。

  那么,数字经济在中国到底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简单回答,就是为了解决社会的基本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当下不平衡不充分主要在什么领域呢?今天整个社会最大的焦虑在哪一个点上呢?有人说是就业。中国每年有800万大学生要毕业、50万海归需就业以及50万退伍军人要有新的工作岗位,1400万农民进城也要有相应的职业,就业压力可谓巨大。另一桩事就是教育。中国经济已经基本脱离了短缺经济时代,教育供给今天是否真正短缺要用大数据来回答。

  人工智能的基础就是大数据。这里,我来讲三组数据:

  第一组讲广袤的农村。

  教育在农村是什么概念呢?一个字叫“弱”。在农村,我们有许多的学校,还不算不上成规模。这样的薄弱学校还有11万所。如果要有所改观,我们需要提供370万个“学位”。

  第二组讲中国都市的教育问题。

  一个字叫“挤”。城市所看到的问题不是学校不成规模、班级尚未成形。正好相反,由于教育优质资源的短缺,“超大班级”现象较为普遍,大概有26.5万个。所谓“超大班级”指的是一个班级有65人甚至80人以上。按照国家要求,一个班的合适规模应当在55人或以下。

  第三组讲师资。

  一个字叫“弱”。特别是,幼教领域的教师缺额52万人,保育员缺额64万人。

  这三组数据是我在全国政协常委会听来的。如何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唯有改革和开放。

  说到改革开放,近来中央发布的两个重要决定给了我们巨大的鼓舞,也开辟了广阔的奋斗空间。

  今年8月6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自贸试验区起步于2013年9月,选择了四个地块,当时的总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15个月后,扩展到120.72平方公里。今天临港新片区正式诞生,它要做的就是“五个自由、一个便利”,即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运输自由、资金流动自由、人才择业自由以及信息流通便利。

  这个“5+1”不能割裂来看。要寻求贸易自由,怎么可以漏掉服务贸易呢?国际贸易三位一体,包括货物贸易、技术贸易、服务贸易。在服务贸易里面,跨境教育服务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12天之后,党中央、国务院宣布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总体方案。这个示范区到底有哪些重要举措?有人说有10个方面,有人说有11个方面。不管怎样,教育领域都要进一步对外开放,把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办到实处。

  因此,在无限可能的趋势下,我提出以下几个建议:

  第一个,要有企业站出来办一个网上义务教育大平台,并得到政府强有力的支持。从小学到预备班再到初中,义务教育的主干课程都有优秀的教师来提供辅助。这样一个网上的“义务教育+优质师资”授课平台,不是简单的慕课,而需要整个教育系统和课程体系的配合。这种事应当由企业来做,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政府要发挥积极作用,当然也少不了监管。

  第二个,顺应人工智能的趋势,互联网要进一步遍及所有的学校,不管公立还是私立,不管幼教还是高教。因此,对学校应具备的基本设施包括互联网设施,可以进行立法规定。这是一条真正不能输掉的“起跑线”,要把互联网工程和教育工程认真地结合在一起。

  第三个,坚定不移地对外开放,而且要理直气壮地说向所有国家开放。在教育领域,国际合作只能加强而不能削弱,只能推进而不能止步。

  一句话,在人工智能和教育问题上,前者为用,后者为体。体和用的关系,不能颠倒,也不能偏颇。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不仅是科技如何飞得更高、走得更远,更要解决的是科技手段如何落地生根并惠及人民。

  (作者为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责编:孙爽、艾雯)


点击返回首页

点击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