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管理规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学坛新论

新自由主义与当代资本主义危机

王金良 周佩欣  2019年08月16日08: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为一种经济思潮与政策选择,新自由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占据着主导位置,并一度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然而,新自由主义过度强调自由市场和反对政府有效干预,导致当代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着经济增长乏力、贫富分化、政治极化以及社会失衡等诸多问题。当前全球贸易冲突加剧、欧洲政治极化、反移民浪潮高涨、全球化进程受阻等诸多事件正是新自由主义结构性矛盾的结果。实际上,新自由主义建立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之上,这就决定了它无法摆脱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构性危机。具体来看,这一危机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以自由市场为导向的全球经济格局遭到了破坏。世界贸易组织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0月中旬至2018年5月中旬,世贸组织成员国采取的贸易限制措施高达75项,平均每月都有11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这说明原有的较为稳定的经济合作开始破裂,全球贸易冲突格局在逐步扩散,新自由主义所推崇的“市场至上”原则遭受到了挑战。实际上,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动能正处于一个逐步衰减的状态。在经济衰退的现实下,美国等西方国家普遍开始加大对市场的干预力度。而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在以“本国优先”为典型代表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开始兴起。更为重要的是,自由市场为资本在全球的自由流动扫除了障碍和壁垒,但这同时也导致少数拥有绝对资本优势的跨国公司获得了垄断的市场地位,反而对自由贸易秩序造成了破坏。2019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欧盟补贴空客事件采取报复措施,宣布对欧盟商品加征110亿美元的关税以捍卫美国波音公司的经济损失,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贸易的冲突。

第二,以个人自由为核心的民主制度受到了冲击。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发布的“发达国家民粹主义指数”(Developed World Populism Index)显示,目前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国内政治的冲突指标处于二战以来的最高点,且极端政治势力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中表现抢眼,甚至出现极右、极左政党在多国选票大增的现象。新自由主义信奉的是自由贸易,放任经济自由,弱化国家治理,对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以个人自由为核心的民主制度造成了挑战。一方面,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民众将不满情绪发泄在政府身上,进一步加剧了政治的极化。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富人的财富每日增加25亿美元,而最富有的26人掌握的财富相当于最穷的38亿人财富的总和,这一数据相较于2017年贫富比例差距进一步拉大。过度强调自由市场以及主张“去国家化”,资本控制者已经成为世界财富的主要享有者和社会资源的分配者。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的贫富差距日益扩大,民粹主义由此获得了滋生的土壤。另一方面,欧美国家的政客为了赢得大选,采用排外保守的施政方针,进而助推了民粹主义的发展趋势。近年来,在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意大利等国家的政治选举中,政客们将身份政治问题不断扩大,通过煽动民众的情绪,并借机把维护女性、少数族裔以及弱势群体等社会群体的利益作为竞选口号。

第三,以多元包容为导向的社会价值体系逐渐削弱。当前,移民和难民潮动摇了欧盟的政治平衡,加剧了欧洲的社会分裂,甚至有引起欧洲东西方再次分化的风险。欧洲移民导致的社会危机表明,原有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多元包容价值理念日益式微,民粹主义和政治极化正在兴起。实际上,欧美国家吸收和接纳外来移民,能够弥补本国劳动力短缺和拉动本国经济的增长。然而,由于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产业转移,以及欧美国家的福利政策,减少了这些国家弱势群体的就业机会。例如,特朗普所推行的“零容忍”的移民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为了减少外来移民对本国就业的冲击。与此同时,新自由主义所倡导的多元文化主义未能在社会团结和文化融合方面充分发挥其维系作用,反而引发了更多的族群矛盾和认同危机。

第四,基于多边主义的全球治理模式受到挑战。2018年12月16日,5500名愤怒的欧洲民众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抗议游行,拒绝签署《全球移民协议》,美国、澳大利亚、匈牙利、波兰等多个国家决定退出该协议。事实上,这是由于在当前的全球化过程中,劳动力、商品等资本要素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和配置,移民的涌入对民族国家本位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新自由主义力图打破国家间的边界,加强国家间的合作从而获得利益共享,然而一旦国家利益受损,强调多边主义为基础的全球治理将会受到破坏。因此,为了缓解资本在全球化过程中的扩张给国内社会带来的冲击,民族国家抛弃原有以多边主义为基础的全球治理模式,更倾向于“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在特朗普政府的主导下,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协定》《伊朗核协议》《中导条约》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一系列全球多边机制。此外,作为新自由主义者的政治精英,在全球治理过程中全然不顾底层民众的利益,势必会激化国内矛盾。被称为“富人总统”的马克龙,贸然调高燃油税,增加国内底层民众的生活成本和负担,引发了民众的不满和抗议。

总的来看,当代资本主义国家所发生的贸易纷争、难民危机、政治极化等现象与西方社会奉为“道统”的新自由主义有着直接的关系。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维护的是全球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它无法带来一个公平的、正义的以及和谐的全球治理秩序。新自由主义无法根治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固有缺陷。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

(责编:孙爽、艾雯)


点击返回首页

点击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