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管理规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最新成果集萃

法国旧制度末期的粮食短缺与革命

周立红  2019年02月12日11: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法国革命史家马迪厄说:“如果面包价格低廉,人民可能不会暴烈地介入——而正是这一点导致旧制度的垮台,资产阶级也不会这么容易成功。”此言道出,粮食短缺是导致法国革命爆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的确,1787年以来出现的极端气候导致谷物减产,谷价上涨,工农食不果腹,乞丐四处觅食。然而,法国历史上不乏更严重的饥荒,1693—1694年大饥荒造成130万人死亡,1709年大饥荒导致60万人丧生。18世纪后半期,随着物质生活的进步,饥荒消失了,纵使1788年的境况再艰难,也没有人饿死。那么,粮食短缺为什么能引爆革命呢?其实,这场粮食短缺属于法国学者让?默武雷所说的“非典型短缺”,在旧制度末期政治危机、社会分裂的背景下,它带来的心理震撼,引发的社会后果,非过去任何一场饥荒或粮食短缺所能比拟。

粮食短缺激发

“饥荒阴谋”忧虑

据法国人口史学家研究,饥荒或缺粮的年份,往往结婚人数减少,婴儿出生率下降,但1788年的粮食短缺,除导致结婚率和出生率下降外,还激发起强烈的“饥荒阴谋”忧虑。

在旧制度时期,国王政府为了保障民众谷物供给,常常出钱购买谷物,建造谷仓,饥荒时低价卖给百姓,以期带动整个市场谷价降低。这一政策滥觞于查理九世时期,路易十四时期建成“国王谷物总署”。1693年饥荒时,由于财政困难,政府依靠商人购买并储存谷物,由此开启政商合作的先河。18世纪60年代起,历任财政总监大都与商人签订协议,雇佣他们购买谷物,维护谷仓运转。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稳定了谷价,但其运作隐秘,且赋予合作商人众多特权,对其他商人构成不良竞争。因此,每当谷物短缺时,都有一种“饥荒阴谋”谣言甚嚣尘上,认为某些高官为了从谷物贸易中牟利,与商人沆瀣一气,制造饥荒,以至于百姓被饿死。

1788年粮食短缺时,这种“饥荒阴谋”忧虑来得尤其强烈。原因是,当时处于政治危机时期,围绕显贵会议和三级会议的召开,公共舆论沸腾了,巴黎涌现了很多政治俱乐部,小册子作者异常活跃,反特权、反贵族的言论大量涌现。1789年春,各等级开始起草陈情书,这又为不满情绪提供了宣泄渠道。激荡的政治氛围加重了埋藏在人们心里的“饥荒阴谋”忧虑。时年5月5日三级会议召开后,一些文人写小册子向代表控诉垄断者。三级会议进行得并不顺利。第三等级希望三个等级合厅议事,按照人头投票,共同审查代表资格,遭到前两个等级激烈反对。于是第三等级组成国民议会,与特权等级对抗。路易十六拒绝对第三等级让步,暗中向首都调集军队。在剑拔弩张的氛围下,忍饥挨饿、不明真相的民众开始谣传贵族为了消灭第三等级,雇佣了一批流浪汉和盗匪,收割还没有成熟的庄稼。“饥荒阴谋”忧虑和匪患恐惧结合,升级成了“贵族阴谋”忧虑。

粮食短缺危及社会秩序

“饥荒阴谋”忧虑使民众产生强烈的惩戒意愿,希望严惩造成粮食短缺的罪魁祸首。其实在法国旧制度的历史上,大多数饥荒或缺粮都会引发食物骚乱,如据不完全统计,从1660年到1789年,法国共发生了1497起食物骚乱。然而,这些骚乱都未达到全国规模,且矛头指向坑蒙拐骗的面包师和投机倒把的商人。

1788年粮食短缺引发的食物骚乱,呈现出新的特征。首先,1788年底开始,食物骚乱大规模爆发。在巴士底狱被攻占前的4个月,共发生300多起骚乱。其次,食物骚乱具有强烈的政治诉求且带有暴力性。不幸的人要求政府为灾难负责。最后,与食物骚乱相伴的,是广泛的农民暴动。如果说以往的食物骚乱者针对的是奸商这些共同体外部的敌人,旧制度末期的城乡民众则把矛头对准了身边的领主和政府,这表明传统的社会纽带不复存在,社会处于分裂状态。

政府应对不利

致使局面失控

旧制度的政权并不像英国史家多伊尔描述的那样,已经在1788年8月末停止运转。其实政府没有破产,内克被召回后先是挽救财政危局,随即中止谷物出口,还派人去国外重金购买谷物。传统的救助机构仍在运转,救助措施仍然发挥作用。地方政府疏通河道,管制市场,赈济穷人。但总的来说,面对庞大的穷人和新增的失业人口,政府的救助措施严重不足。

路易十四时期,政府对饥荒的救助同样不足。但那时,王权没有为了解决棘手问题发动改革,触动特权等级的利益和团体社会的原则。王权和高等法院的矛盾没有激化,他们往往与各等级和团体的代表共商救荒对策。因此,单是民众不满还不足以撼动整个秩序。旧制度末期,国库入不敷出,种种改革措施已尝试殆尽,只有撬动特权等级的根基,实现纳税平等才有希望走出困境。财政总监卡洛纳提议创立单一土地税,为此召开显贵会议,遭到高等法院和特权等级反对。显贵会议解散后,巴黎高等法院拒不注册包括土地税在内的一系列改革方案,与国王政府誓死较量,并建议召开三级会议商量对策。此时,国王的激进改革和贵族的殊死反抗已拉开革命的序幕。正是为了应对政治危机,政府的注意力才没有放到粮食短缺引发的民众情绪上。不仅如此,还在谷价上涨的关键点作出一系列重要政治决定,进一步激化了民情。

其实,即便后来粮食短缺引发了风起云涌的食物骚乱和农民反叛,政府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旧制度时期,乡村秩序由骑警队维持,革命爆发前,全国仅有4000名骑警。维护巴黎治安的只有法兰西卫队,约3600人。通常情况下,政府官员大都认为,如果骚乱一露出苗头就予以镇压,反而会促使它走向坏的方向。这种看法即便到了危急关头也没有多少改变。1789年6月,三级会议产生严重分歧,第三等级代表成立国民议会,路易十六意识到危险,向巴黎和凡尔赛调集军团,但目的只在于威慑,杜绝流血事件。7月11日,国王派掌玺大臣向国民议会解释,军队只是为了镇压或防止新的骚动,保障议事自由,维护首都和周边地区秩序。同一天,路易十六还罢免了深得民心的内克,那一天,法兰西岛的小麦价格恰恰达到18世纪的最高峰。饥饿的巴黎市民愤怒了,开始寻找武器自卫,听说巴士底狱武器储备充足,便在7月14日清晨涌向这座著名监狱。在巴士底狱被攻占这天,路易十六调来的军团大都不在现场,唯一在场的是法兰西卫队的一个小分队,还站到了攻占巴士底狱的群众一边。粮食短缺就这样引爆了革命,自此以后,群众登上政治舞台,成为推动革命的重要力量。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法国旧制度时期荒政研究(1560—1789)”负责人、中山大学教授)

(责编:孙爽、闫妍)


点击返回首页

点击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