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管理规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学坛新论

朱迪:社会发展新阶段的消费品味特征

朱迪  2018年06月08日08: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1期

一、“白领社会”的新阶段

我国正在经历深刻的经济和产业结构转型。当前我国白领人口相对于蓝领和农业从业人员的规模优势逐渐强化,城镇地区率先进入了“白领社会”,实现职业结构的初步转型。

“白领社会”这个新阶段对于人们的生活福利和整个社会的消费文化都有重要启示。在此阶段,白领和中产阶层的人口规模逐渐扩大、经济社会地位上升、话语权不断增加,受到白领和中产阶层消费品味的带动和影响,整个社会不再满足于廉价、大众化的消费品,而开始追求质量可靠、设计新颖、性价比高的物质产品和服务,从而形成“消费升级”的趋势。人们不仅满足于消费带来的舒适生活,还追求乐趣和体验,不仅满足于物质产品的拥有,还对各类服务消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这一新阶段, 职业和阶层结构进一步发生裂变,一些商业服务业人员、自主创业人群、城市白领、新技术工人等构成的职业阶层更加活跃。这些新阶层的特点是就业和创业以服务业为主体,尤其与互联网+、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创新服务业密切相关,他们或者比较年轻、或者拥有一定的文化资本,经济资本可能较低但是大都来自城镇家庭、从而受到家庭的很大支持。这些活跃的白领群体和青年群体既是服务的供给者,也是推动消费升级、建构消费品味的重要力量。

二、当前阶段的消费品味特征

首先,注重品质,炫耀消费下降,注重消费带来的乐趣和舒适。越来越多的实证证据指出,炫耀消费在当代中国中产阶层中逐渐下降,而“一种追求乐趣和舒适的消费倾向”开始出现。消费动机由炫耀消费为主导转向注重商品和服务的品质,是与社会发展阶段有关的。随着社会中间层的不断扩大,他们不仅具有一定经济资本,也具有较高的文化资本,并且受到市场、媒体、技术等外部环境影响,消费动机更加复杂和动态,尤其在个体化和后现代思潮影响下,炫耀消费的动机在很多情况下是徒劳的,人们的消费动机从而趋于“自我导向”,年轻一代和中产阶层更是意识到如何通过消费品味建构社会区分的边界。

其次,追求“知识消费”,对于文化消费、专业和非专业的知识服务消费的热情上升。最近出现的一种趋势是,社会经济地位越高的人群,其文化消费的品味越广泛,不仅偏好高雅文化,也欣赏大众文化(比如网络文学、动漫、摇滚乐、流行音乐等), 从而形成一种“杂食文化”品味,反映出受教育程度更高、收入更高的群体对文化消费的热情。大城市居民不仅注重自身的文化消费,也重视子女在文化和知识方面的消费。另外,以互联网为平台,“知识付费”越来越被消费者接受,逐渐上升为文化消费的新趋势。人们愿意为专业类、技术类等工具性用途的知识付费,也愿意为提升思想层次和满足精神追求的知识付费。“知识消费”的兴起,一方面与职场竞争压力有关,另一方面则是兴趣爱好、修身养性等非工具性需求的动机。消费方式多元化、丰富性和便捷性也推动知识消费的上升。

最后,强调体验,既有个人追求乐趣和刺激的体验式消费,也有以家庭为单位的体验式消费,典型的包括旅游和都市闲暇消费。浪漫主义是解释体验消费的重要框架,与其将人们的消费动机看作是来自物质产品的“满足感”或者传递信息给他人,不如看作是从物质产品或者相关图景中建构起的自我幻想的体验中带来的快乐。大城市消费者对多种形式的旅游显示出越来越高的热情,人们还通过群聚式、狂欢式的体验方式,如广场舞、音乐节等获得乐趣,这种参与情感部落不是观光,而是体验情感、分享情感、分享狂欢的快乐。此外,核心家庭周末“逛商场”,无论是培训班、儿童乐园等子女文化娱乐消费,还是餐馆、咖啡馆、电影院等休闲消费,都可以看做不同形式的体验消费,通过购买服务和特定空间的使用获得知识、乐趣和放松。

三、政策启示

整体来看,当前社会发展阶段出现了一些新的消费品味特征。为了促进消费、改善民生,需要进一步完善收入分配、福利保障、供给侧改革、产业发展等政策体系,并健全经济和社会政策之间的协调机制。第一,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大力发展服务业,扩大白领群体和中等收入群体,增加服务业就业渠道、完善就业结构,从根本上增加居民收入。第二,促进青年就业创业,鼓励多元化的就业模式,为青年提供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第三,推动产品创新,开发“中高端” 消费市场, 更好满足消费升级需求。目前,“中端”和“中高端”消费品的供给明显不足,企业应注重开发“中高端”消费市场。第四,加快发展服务消费,提升服务业整体水平,改善消费环境。提高相对传统服务业的供给水平,同时促进新兴服务业的发展,企业和政府联手改善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以及消费环境,从而更好地满足消费升级的需求。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1期《社会发展新阶段的消费品味特征》,中国社会科学网 耿鑫/摘编)

(作者:朱迪,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编:孙爽、李叶)


点击返回首页

点击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