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管理规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学坛新论

张汝伦:中国哲学如何在场

张汝伦  2018年06月08日08: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1期

当代中国哲学在当今世界哲学舞台上,基本没有话语权。这种令人难堪的局面,在于我们的确没有产生有原创性的哲学。今天的中国哲学家,要能够自己从哲学上发现和提出时代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复述没有思想含量的老生常谈。只有在思考人类和时代的重大问题上作出独特的贡献,中国哲学才会被人真正承认。

2010年,李泽厚出版了一本标题非常引人注目的谈话录《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李泽厚在这里说的“中国哲学”,是指中国人创造产生的、有中国传统思想特色的一般中国哲学。

首先,“该是中国哲学登场”的言下之意,是中国哲学现在还未在场,所以该上场了。这自然是从世界哲学舞台的角度说的。在现代哲学舞台上,中国哲学在当今世界哲学舞台上,基本没有话语权。当代中国哲学在世界的地位,与当代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形成让人极为难堪的反差。

还有,“中国哲学走进世界”是什么意思呢?不管是哪种“走进世界的方式”,至少在李泽厚看来都还“早了点”。为什么?就是现在还没有“竞创新思,卓而成家”的中国哲学家。从世界哲学的视野看,因为缺乏原创性的哲学思想,现代中国哲学还未登场,李泽厚的这个判断大致不差。晚清第一批对哲学感兴趣并向国人介绍哲学的人,与同时代的日本学者相比,中国第一代“哲学家”缺乏批判意识。但不管怎么说,中国人一开始对哲学的理解,还比后来有些人的理解更靠谱些。

哲学本身就是哲学的一个基本问题。对哲学的理解决定了产生什么样的哲学。哲学史上伟大的哲学家都有自己对于哲学的特殊理解,而大哲学家对哲学的独特理解,来自于他们对自己所面对的哲学问题,以及与此相关的哲学危机的深刻理解。

有原创性的哲学著作的一个主要标准就是它是否以独特的方式提出了真正重要的普遍性问题。另一个标准是它是否真正有所见,而不是把别人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或只是说些众所周知的废话。

现代中国哲学家若想产生具有原创性的哲学,在世界哲学舞台占有一席之地,必须对西方哲学有相当的了解,原因有三:一是西方哲学的成就和对哲学本身的贡献举世公认;二是西方哲学对全世界的哲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三是西方哲学悠久而广阔的传统对人类的许多基本哲学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思考和批判,厘清了这些基本问题的复杂结构和内涵,使得后来者可以在这些问题上避免误入歧途或重复前人的错误。

哲学的体系性绝不等于哲学家可以闭门造车,拍脑袋想出一个体系来。真正的哲学体系绝不是哲学家孤明先发的产物,而总是在以前产生的伟大哲学基础上的批判性创造。

现今的体系建构者,似乎不屑从“古人”那里得到教诲。然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李泽厚的情本论,在理论上异常单薄,既没有对情感本身的分析和规定,也没有对情感作为一切之“最后的实体”的令人信服的论证,,而只是流于“意见”。

我们的哲学家如果善于从“古人”那里得到教诲的话,就不至于对只是“意见”的东西表现出那样的自信了。对前人的智慧和努力有足够的尊重和足够深入的了解的人,才有可能提出真正具有原创性的东西来。

(责编:孙爽、李叶)


点击返回首页

点击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