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最新成果集萃

徐黎丽:“一带一路”倡议的生命力何在?

  2016年05月24日1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受到沿线各国的广泛欢迎,国内各相关省区市也积极参与其中。“一带一路”倡议的生命力源于国内外适宜的环境、古代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传统之根,以及业已形成的以沿带顺路交通信息网络为通道的资源、物流、信息及观念交流与合作的动态平衡养分。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高度契合国内外发展诉求。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因文化、地理、风俗、政治等多种原因,历代封建统治者长期面对经济发达地区与边疆地区发展滞后的问题,并为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如何解决好这一问题,关系到边疆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将加快内陆西部诸省区市经济发展的步伐,在未来,西部地区将转变为我国开放的前沿阵地。从全球化角度来看,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生存与发展,都与身处全球化体系中的其他国家在资源、环境、外交、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结成互联互通的关系密不可分。“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中国政府在全球化背景下与沿线国家在“亲诚惠容”外交前提下结成的共同发展战略。从目前“一带一路”战略在国内外实施效果看,其成长潜力巨大。

历史传统是支撑“一带一路”倡议的强大文化软实力。这个传统就是由绿洲丝绸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组成的古代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兴起的海上丝绸之路。从公元初年到中古时期,以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为中心的西方,已经认识到欧洲和中国、印度在丝绸、香料等方面的贸易价值。此后,通过马可·波罗、鲁柏鲁克、鄂多立克等人的游记、著述,西方世界进一步了解了丝绸之路和东方。波斯、阿拉伯世界在很多个世纪利用这条贸易之路进行着东西方之间丝绸、瓷器、香料、药材、珠宝和金银器等的商业贸易。中国通过绿洲丝绸之路进行的东西方联系,也绝不仅仅始于被誉为“凿空”的张骞通西域时期。在出土的战国古墓中发现的玉石器物出自昆仑的事实,已经证实早在先秦时期就存在这样一条沟通东西方文明的地理通道。

草原丝绸之路则往往选择河流、淡水湖泊、泉水、古井存在的地方,且与长城伴行,自开通以来畅通无阻,是北方少数民族与西域各民族贸易合作的通道。中世纪以后,即便是欧洲基督教世界与阿拉伯伊斯兰国家两大文明之间相互角力,以及蒙古帝国的崛起与扩张,都不能忽视丝绸之路在连接西方、阿拉伯和中国文明所起的作用。如在蒙古帝国诸位大汗的倡导下,陆上丝绸之路再次运行。此路“北穿南俄,南贯伊朗,其中有一条从中亚细亚沿天山北麓直通蒙古和林,再从那里通到大都(北京)。另一条从西伯利亚南部沿萨彦岭北麓直通和林和大都。当然还有从中原经河西走廊直通中亚的传统商道。”著名史学家巴托尔德评论道:“蒙古帝国把远东和近东的文明国家置于一个民族、一个王朝的统治之下,这就不能不促进贸易和文化珍品的交流,中亚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得到了空前继后的发展。”

明清以来,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逐渐超越陆上丝绸之路,在亚非欧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在东非许多国家考古发现的中国瓷器残片中可以得到证实。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是中国古代社会立足于世界之林的表现,也是洲际、国家之间资源共享、商品交流的通道。可见,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是立足于历史传统的古代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这是“一带一路”战略成长的深厚历史与文化根基。

沿线国家之间及其各国内部已经具备的铁路、公路、航空、信息网络并由此形成的资源、物流、信息、观念的交流与合作,是“一带一路”倡议保持强大生命力的重要因素。“一带一路”倡议的出炉与初步实施,源于倡议提出前的战略预判和充分的国情调查研究。以丝绸之路经济带为例,“丝绸之路横跨亚欧大陆,绵延7000多公里,途经多个国家,总人口近30亿”,“经济带发展需要依托一定的交通运输干线,并以其为发展轴,以轴上经济发达的一个和几个大城市作为核心,发挥经济集聚和辐射功能,联结带动周围不同等级规模城市的经济发展,由此形成点状密集、面状辐射、线状延伸的生产、贸易、流通一体化的带状经济区域”。在范围方面,国内部分涉及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西北五省区,以及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西南四省区市;国外部分涉及上海合作组织内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5个成员国,蒙古国、巴基斯坦、印度、伊朗、阿富汗等5个观察员国,白俄罗斯、土耳其、斯里兰卡等3个对话伙伴国。这一倡议涉及的主要内容,包括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具体措施包括开辟交通和物流大通道、打破地区经济发展瓶颈以实现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推进金融领域合作、成立能源俱乐部和建立粮食合作机制。在线路方面,“丝绸之路经济带可以有三条路线,即在空间走向上初步形成以欧亚大陆桥为主的北线、以石油天然气管道为主的中线、以跨国公路为主的南线。”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同样如此。

可见,“一带一路”倡议国内部分已经具备了由公路、铁路、航空、电子信息组成的交流网络,这些实体与电子网络将国内不同地区的资源、商品、信息及其观念连成一体,形成互通有无、互相支持的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网络,同时也造就了凝聚力更加强大的命运共同体。由此,有关“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内部分便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和勇气。在国外部分,中国政府通过“亲诚惠容”的外交政策,深化了与中亚、阿拉伯国家友好关系,帮助非洲国家消除贫困与疾病问题,逐步树立中国在诸多国际事务中的和平形象。因此,当我国提出并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时,得到沿带顺路大多数国家的认同和响应。目前合作建立交通线、开发资源、技术合作和文化交流已纷纷展开,这表明“一带一路”倡议已形成的动态平衡与良性循环沿带顺路体系,是其持续与发展的强大生命力。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古丝绸之路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民族关系比较研究”负责人、兰州大学教授)

(责编:李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