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学术研讨>>学者传真

敢将望帝唇边血 化作霞篇彩墨池

厚艳芬  2016年02月04日10: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5年10月下旬,时值北京深秋,一片秋叶静静地萎落了。

  “白维国,1945年7月生于吉林,1964年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78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语言学系,毕业后留在社科院语言所工作,研究员。”简简单单的履历,朴朴实实的一生,白维国先生予人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平和、低调。

  潜心研究汉语词汇史

  听人说,白先生偏于内敛,不喜多言。确实,我们两家同住单位宿舍,楼上楼下,见了面多半是友好地点点头;后来,一次因为一个小问题搞不清,我冒昧敲开了白先生家的门。白家简直就是“图书馆”,高大的书架一排排挺立着——是像图书馆那样四面敞开的书架,前后两边各排一列书,两边都可以翻找。主人还给书分门别类,贴上标签——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坐拥书城,是多少读书人的梦想。然而,许多人却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书房后,再也不能安静地坐在书中“享受”了。白先生是为数不多的能坐下来享受读书的一个。从小学起,他就酷爱读书。后来,社科院不坐班的制度为他读书提供了再优越不过的条件。外子经常提醒我:有什么不懂的典故、词语等,可以请教白老师。是的,在编辑工作中,有时会碰到一些老先生喜欢用而现在已不通用但却很有味道且富于个性色彩的词,自己拿不准,就去请教白先生。白先生不但告诉你词的意思是什么,可不可以用,还会把它的来龙去脉、衍变流传讲得清清楚楚,叫人叹服。

  白先生有些“怀才不遇”。他原本喜欢文学,大学上的也是中文系,可经过“文革”等政治运动,他有点惧怕文学了。他选择了人文科学中最理性的语言学科。

  可是,人的兴趣却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这倒成就了白先生卓尔不群的研究风格和学术道路。他从自己喜爱的明清小说出发,从语言研究入手,专门考释白话小说中那些看似无障碍实则陷阱隐伏的词语。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本本分量十足的大部头:《古代小说百科大辞典》(主编)、《白话小说语言词典》(主编)、《金瓶梅词典》、《红楼梦语言词典》(著者之一)。白先生自谓他的研究方向是近代汉语词汇演变,以上列举的仅是一部分的丰硕成果,还有即将出版的他作为主编之一的《近代汉语词典》,可见他的博学多识。学界对他的评价是:“在近代汉语词汇的语源研究方面,他的成果代表了该领域的水平,为汉语词汇史的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说白先生博学,这在他另一本即将问世的《金瓶梅风俗谭》中体现得非常充分。1987年,民俗学大家邓云乡先生的《红楼风俗谭》出版,当时正在撰写《金瓶梅词典》的白先生遂动了“仿样写一本《金瓶梅风俗谭》”的念头。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白先生从事金学研究,有《金瓶梅词话校注》行世。他对书中蕴有民俗内涵的语言怀有极大的兴趣。

  十几年前,我还在《文史知识》编辑部工作,一天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对《金瓶梅》里的一段话理解不了,想通过我们转给社科院文学所搞小说研究的某位学者,希望得其赐教。其实,那个读者之所以有疑问,主要是被那段话中的几个俗语绊住了。这正是白先生的“菜”!我把信转给白先生,他驾轻就熟,三言两语就把问题解决了。不由得想起类似情况的前后几件小事,包括经常被人提起的经典段子——西门庆欲请王婆牵线勾搭潘金莲,王婆偏装痴卖傻说了一通费解的“疯话”:“他家卖的拖煎河漏子,干巴子肉,翻包着菜肉匾食,饺窝窝、蛤蜊面,热烫温和大辣酥。”针对这句话,搞文学的有偏于喻指的形象解释,搞语言的有出于考证的实在解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包括学贯中西的大学者钱锺书先生的解释,也有人认为虽称机智却难免牵强。印象里白先生写的那篇文章给出的答案,却是非常妥帖圆满、令人信服。

(责编:李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