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学坛新论

刘宇:论现代社会的价值虚无主义及其扬弃

  2015年11月10日08:24  来源: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The Value Nihilism of Modern Society and Its Sublation

  作者简介:刘宇,男,1975年生,湖北宜昌人,哲学博士,三峡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湖北 宜昌 443002;秦小兵,男,1986年生,重庆人,三峡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北 宜昌 443002

  内容提要:价值虚无主义是现代社会最深刻的精神危机,它的核心内涵在于传统社会神性立法权的剥夺与主体立法的失效引发精神价值与意义世界的萎缩。扬弃价值虚无主义成为一个重大的时代命题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自由主义将责任伦理和社会正义的构建作为价值和意义的现实载体,却未能解决个人无家可归的根本问题;社群主义立足于社群共同体的构建,将美德传统或多元化的宗教视为超验神性在经验世界的支点,却未能解决价值诸神的冲突;马克思主义则确立了辩证的生命原则,力图在历史的维度中寻求价值的确定性,为祛除价值虚无主义提供了新的维度。

  关键词:价值虚无主义/主体立法/自由主义/社群主义/马克思主义

  标题注释: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中国社会的价值虚无主义研究”(项目编号:14BZX004)的阶段性成果。

  价值虚无主义是现代社会最深刻的精神危机,其核心内涵在于传统社会神性立法权的剥夺与主体立法的失效。主体的强大使其不愿匍匐于神性立法的权威之下,将客观恒定的自在价值还原为主体的意志,然而主体的立法不仅使价值自身成为主观化、相对化的存在,更使其实质性内涵为外在性形式所僭越,从而引发了精神价值与意义世界的萎缩,变得空洞抽象、了无生趣。扬弃价值虚无主义成为一个重大的时代命题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自由主义将责任伦理和社会正义的构建作为价值和意义的现实载体,却未能解决个人无家可归的根本问题;社群主义立足于社群共同体的构建,将美德传统或多元化的宗教视为超验神性在经验世界的支点,却未能解决价值诸神的冲突;马克思主义则确立了辩证的生命原则,在历史的维度中寻求价值的确定性,为祛除价值虚无主义提供了一个新的维度。

  一、“形式”的僭越:价值虚无主义的核心内涵及其表现

  历史上似乎并没有哪一个时代像当前这样对人自身都显得如此的困惑不解,整个社会陷入茫然与迷惑之中,由神性立法权所规定的客观价值秩序,这个曾经赋予了人们以人生意义的目的论神圣实体出现了坍塌和瓦解。从整体性中抽身而出,被连根拔起的社会主体获得了以自身理性立法来规约价值秩序的权利,然而这种价值的主体化并未使其获得真正的效能,反而导致了价值判定的主观化、相对化与形式化,陷入价值虚无主义的境地。也就是说,现代社会之价值虚无主义的核心内涵正是在于神性立法权的剥夺与主体立法的失效,使现代人想要寻求某种确定、牢固的价值基础与意义根基不再可得,而形式合理性之于实质合理性的僭越更引发了精神价值与意义世界的萎缩。人类失去了与世界、共同体在精神意义上的关联,也失去了自身实质性的内在本质,沦为一种空洞化、符号化的存在。

(责编:李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