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最新成果集萃

孙瑜:驳日本右翼的战时“建设东北”论

孙瑜  2015年08月18日10: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抗日战争结束已经七十载,日本对伪满洲国的殖民统治早已被中苏军队击碎,留下的只有对外侵略不堪回首的记忆。尽管事实确凿,但战后仍有日本右翼分子鼓噪日本统治东北时期所谓“建设东北”、“复兴东北”论,误导日本民众,使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理性交往偏离轨道。

日本右翼所谓“建设东北”论,主要宣扬伪满时期日本对中国东北产业经济、交通通信、文教卫生等方面开发的“高速度发展”和“贡献”,夸耀其创造的所谓世界史“奇迹”,甚至认为是构成今日中国经济社会建设的“楷模”,奠定了后来东北的工业基础。该理论的主要依据是这一时期东北工业的“发展”变化,但其忽略了几个关键性问题。

其一,九一八事变强行阻断了东北原有的工业近代化之路,将其纳入日本殖民掠夺体系之中。清末,东北就已出现了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和商办等形式的企业。其中,官办具有官僚资本主义性质;官督商办、官商合办具有两重性,即以官僚资本为主体,兼有民族资本成分;商办具有民族资本主义性质。中华民国建立后,在工业方面,除了以上形式,还有军阀官僚投资。在“两张”时代,东北逐渐形成了以奉系军阀为首的官僚资本和当地民族资本长足发展的工业格局。其中,奉系资本以东三省兵工厂、东北大学工厂、皇姑屯铁路工厂、奉天迫击炮厂为代表,民族资本以大亨铁工厂和顺兴铁工厂为代表。总体上,这一时期奠定了以沈阳、大连、哈尔滨和图们江流域城市为中心的民族工商业初步发展的工业格局。可以说,这一时期东北工业已初步步入近代化轨道,工业格局初具规模。但值此之际,日本通过九一八事变侵占整个东北,严格实行经济统制政策,强行打断了东北原有的工业近代化发展历程,将之纳入日本侵华和掠夺东北资源的殖民地工业体系之中。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两张”时期东北工业近代化的成绩和前景不应被忽略,它们也构成了伪满时期东北产业冒进的基础。

其二,伪满时期东北工业的所谓“发展史”实际是东北人民的血泪史。在伪满的工厂中,中国工人遭受日伪当局非人的待遇,当牛做马,倍受摧残。有的工厂要工人像犯人一样建立指纹卡,立档存查以防万一,还要填写完全有利于厂方的进厂保证书。工作时间不分昼夜,一律工作12小时,全年无休,任意延长工作时间和加大劳动强度的情况屡见不鲜。更有甚者,许多工人因劳累致死或被折磨而死。至今,中国东北仍有许多日本残杀中国劳工留下的“万人坑”,包括抚顺万人坑、辽源煤矿万人坑、吉林市丰满万人坑、延吉老头沟煤矿万人坑、大栗子铁矿万人坑等。可见,在伪满工业指标“虚高”之下,是中国人民付出的血的代价。家园尚可重建,人死不能复生。日本对这些劳工生命的无情剥夺既是我们国家的损失,更是其家人挥之不去的痛苦。此种罪恶如以财富的膨胀或工业指标的虚高来衡量,本身就是一种人性的缺失和道德的沦丧。

其三,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式的战时经济成为东北经济后续发展的桎梏之一。整个伪满时期,日本一直处于对外侵略扩张状态,战争资源消耗巨大。为了攫取更多战争资源,日本根本无暇考虑东北资源的合理开发与保护利用。曾任伪满洲国总务厅次长的古海忠之战后曾供认:“对抚顺煤每年强行破坏性的采掘,走上了逐年减产的道路。”由于日本的野蛮开采,只追求产量,不顾及中国工人死活,导致塌方、瓦斯爆炸事件频仍。这一方面造成中国工人大量死亡,另一方面也严重破坏了环境,给新中国的资源开发带来困难。再如,日本统治东北期间对森林乱砍滥伐,仅在1936—1938年间各营林署就生产木材653万立方米,而对成林扶育采伐、森林病虫害防治等工作基本没有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之所以宣扬“建设东北”论,原因之一是日方常以这一时期东北工业膨胀的数据为支撑,却对工矿业掠夺的详细情况避而不谈。坦言之,后者也是我方研究的薄弱之处,事实上却是彻底解决问题的锁钥所在。因此,学界当以此为鉴,深化和拓展该领域研究。

总之,日本右翼以掩耳盗铃的态度评价孤立的历史片段,忽略了东北工业冒进内在的因果关系和发展规律,这种错误的历史观于本国有害,于他国不利,于历史而言更是不负责任的。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伪满时期东北工业体系殖民地化研究”负责人、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教授)

(责编:李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