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社科基金专刊(中国社科报)>>期刊内容

张文木:美国政治结构中的外交选择

  2014年07月16日09: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及其走向,会受到自身政治结构和国际社会对其外交政策认可程度的双重影响。从这一视角来看,面对美国外交政策“战略东移”后可能的走向,我们可得出如下的判断。

今天美国已失

独立自主的外交能力

今天的美国到底是谁的?是美国人民的还是华尔街财阀的?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政府已“大权旁落”,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决定白宫而非相反。前阵子,奥巴马连任后就濒临“财政悬崖”,这便是华尔街金融资本敲打和提醒新任美国总统的方式之一。事实表明,今日之“美国”已绝非当年华盛顿创建的美国,而是华尔街财阀的代名词。

华尔街军工复合体的片面增长,由战争开辟巨额海外收益,并未拉动民生领域生产,除部分中饱军火巨头私囊外,其余则在华尔街扣除后经财政渠道进入消费领域,由此刺激了美国服务业而非实体经济。结果与古罗马灭亡原因相似,大量虚拟财富涌入美国的同时,也窒息了美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但这对美国还不是最坏的结局,最坏的结局是在尼克松之后。尼克松成功将美国带出越南战争泥潭后,却为此付出代价,他宣布放弃美元金本位,将美元直接与国际石油挂钩。这样原来可以支持美元坚挺的美国工业——哪怕是军工——产品,现在则脱离了国民劳动,直接转换为资源产品即国际石油。

尼克松之后,美国外交的重点不再是为了获取石油的使用价值,而是要保证国际石油采购以美元结算;通过军事手段保持对石油使用价值的垄断,并强行力保国际社会对美元持续和旺盛的需求以使美元坚挺。对于那些不愿以美元而以其他币种进行石油交易的国家,美国不惜采取军事手段予以惩罚。

以美国国民生命代价维持的石油美元,瞬间剧增了美国财富,但它的主要部分与军工利润一样并未回流给美国国民,而是回流到华尔街;这些巨额回报并未增加美国力量,而是增加了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力量。2011年,美国国民发动街头革命的指向并非白宫或各州政府,而是华尔街。再考虑到美国没有国家控制的银行而国家财政要依赖华尔街控制的美联储为其注资,美国外交决策权已不在白宫而在华尔街等事实便知:今天的美国已从早期民族主义国家蜕变为华尔街金融资本控制的国家,从一个拥有独立主权和独立自主外交能力的国家,转变为由国际财团控制的半独立,甚至具有“半殖民地”性质的国家。

中东既是

美国安全的基点也是终点

国际政治学者梁亚滨在谈到石油美元不劳而获的本质时说:“美国凭借在世界政治经济中的优势地位,使石油利润全部转换成美元资本,同时使石油美元的流动绕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完全按照美国的利益,以购买美国各种债券等金融资产的方式回流美国,弥补美国的财政和贸易赤字。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在于确立石油的美元标价和结算制度,同时说服石油出口带来的巨额顺差用来购买美国国债。”美元从黄金本位时代被推入石油本位时代。美元的基础也从本国产品转移到中东石油。由此可知,尼克松之后的美国外交日益向中东集结,以及石油价格在几十年间迅速偏离其价值的原因。

金本位条件下的美元要靠劳动产品支持,而石油美元则要依靠控制世界富油区的战争胜利来保证,这极大满足了美国华尔街军工复合体的利益,为华尔街金融财团在军工利润外增加了新的能源支持。军工保证能源、能源保证金融,金融在军工、能源双滚动中增值,从而最终保证华尔街金融资本在美国的主宰地位。美元依赖国际石油交易后,华尔街金融资本就彻底与美利坚民族相分离,并利用掌握在手的世界资源,牢牢钳制着美国政府并使其成为华尔街谋利的工具。

华尔街将美国国家生存的基础放在海外石油上,等于将美国的安全基点从本土移至中东,结果便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将超负荷的国防任务强加于美国政府,并使之自越南战争后再次透支了它的国力。2007—2009年间,美国国防支出占美国联邦财政总支出的20%左右,而同期军费支出却占国防支出96%左右,国防支出基本没有“浪费”,都用于军费了。其间的关系是,国家财政依赖华尔街金融,华尔街金融依赖军工和能源的扩张;军工能源扩张又必须靠对外战争拉动,战争胜利再反哺财政。战争在这一利益链条中成了国家财政增长的“推土机”,而成本越来越高的战争又进一步透支了国家财政。如此恶性循环,致使美国发生了迄今尚不见尽头的危机,而危机又恰恰以战争的失败或难以为继为先导。

战略再平衡后

美国可能重返中东

了解了美国政治结构后,便知“战略东移”的本质,可预判今后的外交走向。目前美国还未完全放弃“战略东移”外交策略,华尔街财阀始终期望着中国发生他们所希望的政治改变。但中国的发展与其期望的日行渐远,所显示出的政治稳定性更令其沮丧。

有人认为奥巴马第二任外交将实行“战略再平衡”政策,所谓“再平衡”,实质就是不让支撑美元的支柱失衡。如果近期来自国外的“浮财”无望,美国只能经过若干次摇摆后重返中东。与乔治?沃克?布什时期不同的是,今后美国的中东政策将回归到尼克松和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时期的多边均势,并通过均势控制中东各国:谁当政就跟谁接触,条件是石油交易须用美元结算。

由此是否说明,中国的压力减轻或应对美国“战略东移”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呢?决不能这样认为。华尔街金融资本在中国周边转悠,说明它的攻击有了难度,但并不意味着放弃了中国这个目标,它还在等待时机。

那么中国如何应对?比较苏联解体和中国这些年成功的经验分析,挫败国际反华势力图谋最关键的因素是,始终不渝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党的意志才能贯彻,四项基本原则才能得到确保。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从艰苦卓绝的中国革命实践中总结出的,决不能淡忘革命先烈用鲜血书写的治国经验和思想遗产。有了党的坚强领导,再有正确的政策和策略,就一定能在激烈的大国博弈中取得胜利。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国外社会主义跟踪研究”课题组成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责编: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