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社科要闻

已有成果尚未展示全部价值

孔府档案整理进入数据库建设阶段

  2014年02月27日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孔府文献档案数量巨大,部分档案纸张年久发黄、变脆、霉变,抢救性保护已全面展开。”2月24日,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钱宗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中国成立以来,孔府档案挖掘整理工作曾多次进行。此次孔府档案整理有何不同?孔府档案的整理给相关研究将带来哪些影响?围绕以上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孔府档案集中反映当时社会风貌

孔府档案是中国历史档案中的一个独特系统。“孔府由于其世袭罔替和不随封建王朝的改换而衰落的特殊地位,得以保存了大量的档案资料。像这样的第一手私家档案,在中国为仅有,在全世界也不多见。”已故史学家杨向奎在《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前言中曾如此阐述孔府档案的价值。

现存曲阜孔府档案起于1534年,止于1948年,档案数量近万卷,约25万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表示,孔氏家族与当时的封建统治者和底层民众都有密切联系,孔府档案集中反映了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思想、宗法关系等各个层面的情形。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何龄修介绍,“孔府档案的典型性和资料的丰富多彩,决定了与之相关的研究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广阔和深入的领域。”

孔府档案可以填补官方历史档案信息空白,补充大量历史细节,其中丰富的史料受到档案学、历史学、文献学等不同学科重视。会计史学家郭道扬曾利用清代及民国时期孔府账房、司房的记账清册对近代会计史进行研究,在其著作《中国会计发展史》、《中国会计史稿》中都利用了孔府档案资料。

几代学人拓荒整理仍有不足

新中国成立以后,几代学人筚路蓝缕,为保存、整理孔府档案作出了巨大贡献。1956年,在国家文物局郑振铎、档案学家单士元等学者直接推动下,学者对孔府档案进行了初步的集中清理,登册编号,并建立专库保管。

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曲阜师范学院与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等单位组成了曲阜孔府档案史料编委会,对孔府档案资料进行统一校点,于1980—1983年陆续出版 《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该书共分3编,总计24册。第一编为全宗类目索引,第二编为明代档案史料,第三编为清代档案史料。所选内容以衍圣公府的田产、租税、商业、差徭等为主,以专题分类,按时间顺序编排。

为了弥补《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未能反映1840年以后内容的不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主持编辑了一部新的 《孔府档案选编》,该书所选内容以近代尤其是民国时期为主。此后,《孔府档案选》、《孔府档案珍藏》等著作相继出版。同时,基于档案整理的孔府档案研究著作也陆续面世,涵盖了孔府与孔氏家族研究、祭孔乐舞研究、法律文化等方面。

然而,据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傅永聚介绍,目前已整理的孔府档案数量有限,已有的孔府档案整理成果全部为选录性质。就《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而言,虽然已有24册,但也仅占曲阜孔府档案总量的1/25。

钱宗武告诉记者,“总体来看,延续几十年的孔府档案整理工作有两个特点,一是整理工作是阶段性的,不连贯;二是在整理过程中,档案是有选择性的,部分档案迄今仍未整理。”孙华也表示,传统归档整理方式有其技术和方法的局限性,如一些原来分厅分架保存的归类信息没有得到重视,以至于一些当时的历史信息在整理中遗失。

曾参与孔府档案整理的何龄修也谈到,由于孔府档案的整理和选编主要集中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和80年代初,有时代局限性,未能体现孔府档案的整体面貌。

“孔府档案文献虽经多次整理,但仍未能作全面、系统的整理和利用。”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成积春表示,以纸质为载体的孔府档案经过数百年时间,已经发黄、变质、变脆。如果不及时进行抢救性保护和整理,这一批珍贵的历史档案将难以发挥其应有的文献价值。

依托数据库“边整理边研究”

在前人已有成果基础上,傅永聚带领的研究团队探索孔府档案整理与研究的新范式。由该团队申报获批的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历代孔府档案文献集成与研究及全文数据库建设”开始了孔府档案整理与研究的新征途。课题组利用现代冷光扫描技术复制档案资料,将档案原件的形状、内容、格式、字体以及图形等的原貌忠实地记录下来,并长期保存。

傅永聚介绍说,“历代孔府档案文献集成与研究及全文数据库建设”的目的是构建起一个完整系统的研究资料平台,包括历代孔府档案袭封与祀典类文献集成、历代孔府档案宗族与庶务类文献集成、历代孔府档案政务与学务类文献集成、历代孔府档案文献集成与研究等六个子课题。

课题组还特别聘请曾经参与孔府档案初次整理工作,在孔府档案整理研究方面经验丰富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何龄修、郭松义及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等老一辈学者成立学术指导小组,负责孔府档案的文献整理和学术研究指导。

然而,研究也面临着一系列难题。孔府档案散佚各地,有我国台湾及海外孔氏所藏,也有世界各地孔府档案文献。研究涉及庞大的资料调查工作,相关资料与研究成果的调查与获得困难。同时在全文数据库的设计与建立过程中,确定主题、确定范围、编辑检索表达式、数据库的制作安装等程序都相当繁琐。

孔府档案的复杂性意味着这项整理工作并非单一学科可以完成。钱宗武表示,这要求整理者要有档案学、文献学、语音学、历史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同时还需要专业文物工作者参与。数据库设计需要文献学知识支撑,才能达到科学性与合理性的结合。

傅永聚提出,新研究的开展将在继承已有孔府档案整理与研究成熟经验的基础上,改变一般性文献集成重“收录”轻“理论”的局限,以“研究”指导“整理”,以“整理”带动“研究”,形成良性循环,使研究既充分保留传统文献整理的特点,又充分融入现代学术研究的路径与方法,将文献使用理念由以往的“先整理后研究”转换为“边整理边研究”,以体现档案文献整理工作的理论性、时代性及创新性。(记者 张清俐 张杰)

(责编:张湘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