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项目查询   专家查询   网站地图   重大项目要览   基金管理办法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社科基金专刊(中国社科报)>>期刊内容

着意躬耕做学问

——记藏传佛教研究专家德吉卓玛

本报记者  罗灏  2013年11月22日13: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核心提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藏传佛教觉域派研究——一个藏族女性创立的宗派”(以下简称“觉域派研究”)成果,就是这样一部“既有理论阐释的高屋建瓴,也有个案分析的条分缕析,成为觉域教法研究的开山之作,也是集大成之作”。该项目的承担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吉卓玛。

当前,藏传佛教研究最为亟须解决的问题是文献的搜集、整理和翻译,以及藏传佛教理论的丰富充实与研究视角的拓展。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藏传佛教觉域派研究——一个藏族女性创立的宗派”(以下简称“觉域派研究”)成果,就是这样一部“既有理论阐释的高屋建瓴,也有个案分析的条分缕析,成为觉域教法研究的开山之作,也是集大成之作”。该项目的承担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吉卓玛。

多年来,德吉卓玛潜心于藏传佛教女性研究,创下了多个“第一”:她的专著《藏传佛教出家女性研究》作为藏传佛教出家女性研究的奠基之作,为这一领域的研究创立了可资参考的学术范式。专著《圣殿中的莲花·度母信仰解析》,将藏族普遍信仰的“度母”置于其学术视野,集知识性、学术性为一体,是国内第一部系统探讨解析“度母”信仰的学术成果。在这些研究积累的基础上,她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觉域派研究”,这同样也是在藏传佛教研究领域拓荒式的学术成果。

作为国家最早培养的藏语言文学硕士,在攻读藏族古典文学专业时,德吉卓玛曾立志于藏语母语文学创作。然而,公元7世纪藏族女佛学大师卡卓·益西措嘉的一本传记,彻底改变了她的研究方向,她从此走上了女性特别是佛教女性的研究之路。虽然起步艰难,可她对自己的选择矢志不渝。她说:“要做出一项与众不同、令人耳目一新的研究成果,需要掌握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包括原始文献和田野调查采集的数据。当然,还需要精当的视角和研究方法。”

于是,在进行“藏传佛教出家女性研究”时,她就翻阅了所能见到的所有藏传佛教各宗派教法史籍及高僧传记,从字里行间寻找点滴资料。同时,她还跋山涉水踏访了国内几十座尼寺,搜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正是在踏访中,她发现了被学界判定“自行消亡”、“不复存在”或“未见有传承”的觉域派法本,德吉卓玛直言道:“这得力于自身具有的藏语言和文字能力,否则,难以从纷繁复杂的教法仪轨中发现它。”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发现第一本觉域派法本始,德吉卓玛就用脚步造访一个个寺院进行田野考察,搜集到了相关藏文文献:觉域派祖师玛久拉仲的重要显、密经典,流传于宁玛、噶举、萨迦、觉囊、格鲁等宗派之不同流派传承的经典,还有苯教和藏族民间流传的经典等教法文本达几百部,其中不乏珍本、孤本,并在其研究成果中首次公之于众。正是通过文献搜集、口头访谈、田野调查等路径,德吉卓玛积累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并踏实潜心地梳理、解读、分析和研究,用这些素材匡正旧说,纠正误区。

常言道“十年磨一剑”,而对于拓荒性学术研究可谓是“一生磨一剑”。选择一条学术道路对于一个纯粹的学者而言是极其艰难的,而坚持在这条道路上用一生的昂贵代价执着前行,这其中的艰辛与付出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作为藏传佛教女性研究的拓荒者,德吉卓玛的研究成果可谓是开创性的,但这种自豪感并没有阻挡她前行的脚步。她始终认为,作为一个先行者,后面的研究之路还很长很艰难,她还需要不断地丰富自身的知识、拓展研究的视野,持之以恒地将研究深入地做下去。

(责编: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