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立项查询  成果查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中国共产党新闻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 学术研讨 >> 研讨信息

学界需冷静对待“简牍热”

  2012年11月06日10: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10月27—28日,“简牍与早期中国”学术研讨会暨第一届出土文献青年学者论坛在京举行,来自各地高校和科研机构的20多位学者参会。与会者表示,简牍等出土文献给学术界带来了“简牍热”、“简帛热”、“竹简热”等状况,在这类“热”的学术环境中,学者们需要有冷静的头脑,将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结合起来,从而更好地研究中国历史。

  简牍提供了解历史的新窗口

  20世纪以来,居延汉简、郭店楚简等古代简牍的出现,为学者研究历史提供了新的材料,增进了学术界对汉代之前中国历史的认识。因此,与会者认为,要重视“新发现”的古代文献,培养全面、系统的思维,丰富学术视野。

  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所长朱凤瀚表示,近年来,包括简牍在内的出土文献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这些材料为研究历史提供了新窗口,古文献、古文字、考古资料等新材料的出现,促进了文史等学科的快速发展。此外,朱凤瀚表示,学者们特别是青年学者要展开系统思维,深入研究,消化前辈学人的学说,培养扎实的学风。

  西周早期青铜器天亡簋(又称“大丰簋”或“朕簋”)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黄人二将《诗经》中的《大雅·文王》与天亡簋结合起来研究,并参照《毛诗序》和竹简中的有关记载,对天亡簋的性质和内容提出了新的见解,即天亡簋是与西周开国有关的一件历史文物;此外,根据新材料可以推断“天亡”是对挑起叛乱的商纣之子武庚的蔑称。

  出土文献有助于提出和解决新问题

  简牍等新材料被认为包含了“寻找回来的世界”,丰富了学者对于古代文献的认识,为此前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提出了新思路和新方法。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研究员陈侃理提出,有必要对出土的秦汉历书进行系统研究。目前,围绕出土秦汉历书的研究现在还处于开端阶段,两个研究方向是历法复原与讨论命名和性质。研究不足在于,对不同类型的历书缺少区分;专注个例,缺少结合。对出土秦汉历书的分类,过去单纯以形制为标准,但因历书既是文物,也是文献,所以可以内容为核心标准,形制为次级标准,功能作为参考,建立分类层级:类(内容)、型(内容)和式(形制)。陈侃理认为,可以从对出土历书本身的研究中,提出无法根据传世史料得出的新问题,并且探索解决这些新问题的新方法,而不仅是利用地下之物“证史”、“补史”或“订史”。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李锐对“同文”分析法进行了评析。在先秦古书中,同一学派甚至不同学派的著作都存在文字相同或者相似的“同文”现象。有学者根据这种现象提出古代人不重视版权的观点。但是,竹简古书的发现使学者对这种论断提出质疑,认为如果两部书存在“同文”的情况,可能并非是其中一部抄袭另一部,而是两者都抄了同一部目前未知的著作。

  

(责任编辑:秦华)